假期时间集中安排,这是中国之特色,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者都是不存在的事情。当然,这种人为政策安排的好心,是希望让节假日聚集在一起,让民众更好安排外出旅游之时间,以此来刺激国内居民之消费。但是实际的效果如何,估计很少人对此作过经济上的成本收益分析,也很难就此做出好成本收益分析。因为,在每一个假期,居民外出旅游实质性的消费是可以计算出来,但是这种居民集中式外出旅游,居民外出旅游的质量降低、旅游成本增加及时间成本增高,这些因素往往是无法计算的。

比如,这次五一假期,国内所有的景点都人满为患。如北京故宫博物院,每天有8万人参观,从一日至四日的门票早已经全部卖完;北京八达岭长城参观人数达5万以上,几乎是一分钟只能走一步。这种情况,在全国其他著名的景点都是如此。比如杭州西湖等全国著名的景点同样的人满为患。

还有,在中国这个人口众多的大国,时间集中式休假模式肯定会带交通上的不便利。这次五一假期,也与以往一样,从4月30日全国的高速公路基本上都进入“堵车模式”。由于全国居民大规模流动,全国高速公路从晚上9至12时进入高峰,许多高速公路基本上成了“停车场”。比如,广东省内22条高速公路段出现拥堵,广州、深圳市区道路汽车只能以“龟速”行驶。有深圳车主表示,仅出城就花了3个多小时,开车到梅州花了14.5小时。广东是这样,全国许多城市的周边及高速公路也是如此。

根据公安部实时数据显示,5月1日,全国40条主要高速公路200个重要通道点位流量,比前一日上升75.9%。其中的京藏高速、京港澳高速北京段、沪陜高速、沪渝高速、沈海高速上海段等上升超过200%。

还有,不少网民纷纷投诉,他们提前很多天购买的火车票,但在乘车时却被告知无法上车;铁路部门回应称,这是很多乘客买短途车票或上车补票,之后直接强行坐到目的地,导致车辆百分之百超载的结果。

可以说,这种假期中的乱象丛生现象,在早几年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,甚至于年年如此。这种情况的出现,不仅让大众外出旅游的热情大减,而且也会全面增加居民外出旅游的成本,降低居民休假的福利。所以,为了刺激国内居民更好的旅游消费,现在已经到了对这种集中安排休假的模式认真反思及改进时候了。政府对这种集中式的休假模式进行全面进行成本收益分析,找到其弊端与不足,这样才能保证政策效应最大化。否则,如果仅是某人提出,就简单决策,是否能够达到其愿意的效果是相当不确定的。

而对于这种政策效应的成本收益分析,不仅要分析居民外出旅游所产生的成本收益,还有一个重节点,就是工作时间调整,比如把平常的休息时间(如星期六及星期天)调整为工作日,也容易导致在调整后的工作日的工作效率全面降低,企业及政府机关都可能是这样。

所以,目前该是调整这种集中式的休假模式的时候了。要做到这点,首先,政府每年对法定的节假日要及时公布,以便让整个社会及民众对节假日有一个清楚明确预期与安排。与此相应的,不需要再采取这种集中性的节假日的休假模式,更不要临时性的调整节假日安排。其次,一些有条件的行业,还可以采取弹性的休假制度,以此来降低大众集中休假密度。再次,为了刺激居民外出旅游,不仅要做好各地旅游景点管理,全面降低旅游景点门票的价格,也要全面降低高速公路的收费价格。特别是政府持有的高速公路要逐渐地降低其收费标准,而不是仅在节假日免费。也要降低各种公共交通票价标准,不能让那些国家垄断性企业,一方面享受国家政策的好处,要纳税人为其承担义务,另一方面又通过票价剥削民众。如果政府能够在这些方面多改进,国内民众的假期就能够过得更悠闲,而不是现在这种乱象丛生。